#汉尼拔人格为何高深以及:威尔究竟有多爱他#

暴力仓鼠x:

康德谓之人性的嫁接恶习即是谋求现不存在的属于他人的优势,本着安全起见的心态为自我谋求此种优势。在某种程度上讲“我希望拥有非生存需求事物”已不是美德,它总与嫉贤妒能、幸灾乐祸紧密相连。而无为地进行科学探索也是人的禀赋之一。做自己还是做世界的主人?自己并不如世界真实,却未见准不如世界丰富。被放弃的欲求并不会凭空湮灭,而是转化成了理性的存在主义式好奇。


很明显,汉尼拔是没有野心的,原本的汉尼拔人格甚至不存在康德谓之的“动物性”与“人性”的诸种嫁接恶习。他是自己的主人,而他的世界非常丰富,他把自己对世人的冷性转化为思考的力量。


一个世俗的定律:唯有置身事外者才能更好地观察到事物的本质,如人对动物的行为进行观察从而找到其种族习性的根本动机,又如弗洛依德永不放弃对原始部落习俗的探讨。由此便解释了:为什么一个没什么社会经验、与世无争的宅能建立一个完整并且说得过去的逻辑体系。当此宅受到干扰(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)时,自由便受到挟制,那被称作“灵感”的神奇动机便会枯竭。


不论是哪一种乌托邦都如同《美丽的新世界》中所演绎的那样一触即碎,“想要”和自由原是矛盾。在孤立中进行观察,理性总结是人本姿态之一。一颗缸中之脑所能感受到却无法阐述的一切,也能够涉及维特根斯坦的神秘之域。


潜意识中的一切不以语言形式呈现。而人们对“维特根斯坦神秘之域”的所感是不能以有逻辑的形式进行思考亦无法言说的。汉尼拔却能够利用人的潜意识,使用光斑、声音或者一闪即逝的图像使人产生对某事的错觉或是错误理解。可以肯定的是:他的灵感来自于对他人的观察中(他也是个宅)。而这种观察已经细致到了心灵、潜意识的层面。


所以,“涉世很深”究竟是不是资历?痛苦总像是核反应堆一样,对自性具有巨大的推进力量。于是经历仍旧是资历。而“证明自我存在价值”和吹牛逼获得的满足感,却只能使力量枯竭,这两种习性同样是野蛮的。


汉尼拔对自我的隐藏行径,及从不要求、吹嘘的人格模式使他能够保留每一件事情留给自己的真实之感。语言具有对自己的欺诈性,常常使人对过去事物产生错误认知,所以汉尼拔从不提起过去。他用“记忆宫殿”保存了他所经历过的一切,他能看见自己一生中的所有经历,那么这个记忆宫殿就是个属于一元论范畴的世界了。这是否有点可怕?而这也使他完整地保留了自己对每一件事物的真实之感,他的创作力量及情怀、残暴欲望皆由此处而生。这也是威尔第三季为什么一定要探究他的过去的原因。他想要完全理解汉尼拔,就必须从他的所感入手。


于是,什么样的人比较有头脑?不接地气、禁欲、自在、无为、饱受折磨、不在同情心驱使下进行思考、放弃宗教道德观而只保留自身承认的人格性美德的人:汉尼拔。一个不占据人类道德高点,同时具有上帝级逻辑能力的完美男神。


什么能够把汉尼拔拉下神坛?一个爱情的信号:威尔。受到自身情绪干扰,处于跃跃欲试、蠢蠢欲动的心态中,为更好地理解“伴侣”而不停地共情他的所感。这时的老汉已经受到了自身动物性、人性嫁接而生的诸种恶习(如冲动、饕餮、无法无天、争强好胜、竞争意识等,在雄性身上更为明显)的困扰中,无法自拔,因为他产生了“想要得到”的念头。


宗教曰“一切无自性,皆奉因缘而定”。此时汉尼拔唯一能够消灭因果事件,使自己找回自我及意识的“记忆宫殿(汉尼拔式乌托邦)”的方式就是:杀死威尔。这个行动的失败消灭了他最后的重获强烈自我意识的可能,从而他彻底成为了爱情的俘虏,一切情绪皆受威尔的语言、行为所牵制影响。在遭到威尔拒绝后,他选择了自首,这是彻底放弃丧失“自我”后的沦丧表现。也可以理解为:爱情在汉尼拔心目中的地位,已经超越了“汉尼拔”。


他跪在雪地里投案自首时递给威尔的眼神,可能是一个邀请:来共情我。而三番五次被坑害的威尔已经不愿意去共情汉尼拔的所感,或者说,这时的威尔已经决定将汉尼拔赶出自己的生活,所以即便是发觉了汉尼拔的用心也不会再次接受他以“朋友”的身份接近自己。


后期威尔向杜医生求证“汉尼拔是否爱我”则说明他与汉尼拔共同经历的一切又一次被提到了他此时的心境中,重获重要之位。而汉尼拔在狱中的乞求“想我”既是要求威尔共情他的行为(可能是他的自首心态),汉尼拔从不提出要求,而他之所以向威尔提要求,必是因有提要求的资格。他的行为乃由威尔的语言、行为所诱发。“共情他”似乎就成了威尔所必须承担的责任、义务。在确认了自己与汉尼拔的恋爱关系后,威尔便产生了与他共死的愿望:对于热恋中的拔杯来说,不能与对方共同生存,又不能独自生存,那么结局就只有:共同死亡。




对红龙的杀害就像一场祭祀活动一样,而婚礼本身也是一种行大事前的祭祀活动,目的是让双方进入如神助的状态,摆脱对性爱(处女之血)及彼此人格结合的恐惧。红龙的死标志了汉尼拔重获“邪恶的主人”之位(在这里要阐明一点:汉尼拔的不可战胜性。汉尼拔是他自身一切罪性的主人,而非奴隶,这也是他优于红龙之处。他是一个知道自己姓名的魔鬼,而其他变态不过是害人的游魂)。同时,威尔的浴血则会使他那倾向于汉尼拔人格的残暴欲望得以滋长。总之,红龙一死,拔杯便真正结合。腐勒爸爸甚至安排了这场婚礼的“吻戏”:崖边相拥。老汉很丈夫地说了“这就是我想展现给你的一切(聘礼?牌场?)”威尔表示“Its beautiful(我接受了)”。


威尔靠在老汉怀里时有一个停留的特写镜头,此时威尔眼中流露出的沉醉之色,标志了属于“善良的威尔”的那一部分自我意识的消亡。


“自杀”在哲学上是多意的。而在对死的理解中,最通常也最有论据的一种是:死亡的事实是人们追寻生命意义的最深层动因,死亡赋予了生命存在的意义,生命的意义就是死亡。死亡亦有摆脱一切束缚和限制的象征性。在一定程度上说,威尔的“自杀”赋予拔杯恋情事实性存在,而且是摆脱世界对他们关系的一切束缚、限制的自发性行为。他不是在拒绝,而是承认、接受汉尼拔,他彻底摆脱的,是世界加诸于他脑中的道德、善恶观念。


我个人感觉:真实的威尔比他的表层更感性(强大共情能力)和黑,受到老汉的诱惑程度更深。威尔在与杰克商议钓鱼执法一事时,或许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机并不只是钓鱼执法。而他在老汉身边时的诸种反应,都昭示出他自身对汉尼拔的向往。“感受到了难以逃脱的邪恶诱惑”正是他逃脱老汉的动机。


当然如果第四季他俩都没死威尔的矛盾们还可能会回来。嘤嘤。




——我是个标题党。用废话做游戏很好玩。装完逼就跑真刺激。



评论
热度(401)

© 八面六臂 | Powered by LOFTER